丈夫去世 婆婆却依然像妈妈一样照顾我

决心保留一个秘密

接到婆婆的电话,我愕然。她说:“惠明,家里农活忙完了,我想去你那里住一段时间,帮你带小宝……”

我再无话可说,这一次,她是非来不可。

她并不知道,军子离世前一个月,我们已经离婚了。也就是说,作为军子的母亲,她和我已经没有任何关系,只是,我们还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各自的家人。他不愿意说,而我,是不知道如何开口。一年前,他爱上了别人,强烈要求离开我以及我们刚满4岁的女儿。我伤心、愤怒,却还是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。我争得了女儿的抚养权,最恨他的时候,女儿都不让他看。却没想到,一个月后,军子出车祸身亡。

在殡仪馆,我不敢去看他最后整理过后的容颜。我还是以妻子的身份送他走,因为他还没有来得及娶那个女子回家。

小宝太小,甚至不懂悲伤。我难过到哭都哭不出来,直到婆婆从乡下赶来,用颤巍巍的双手抱住我,直到靠近了她陌生的怀抱,我才歇斯底里地跟她一起抱头痛哭。

她边哭边说:“军子走了,你们娘俩可怎么办?”她一遍又一遍地说。她不知道,其实军子早就走了,早就走出了我和小宝的生活。只是这一次的方式,太彻底。

就在那一刻,我决定,永远都不告诉她真相,就让军子把这个秘密一起带走。

婆婆鼓励我好好生活

军子的丧事办完,婆婆在我家住了几天。那几天,我心思恍惚,也无暇顾及婆婆。在军子离开5天后,婆婆为我们做了一顿丰盛无比的晚餐。小宝吃得欢快,我却吃不下。婆婆照顾小宝吃完,交给保姆,然后劝我:“军子没福气,丢下你们娘俩走了,可是你得好好地把小宝抚养成人……”

她的河南口音很重,很多话我都听不太懂。做她儿媳妇的那些年,除了隔两年的春节回去住两天,每月按时寄钱,我和她并没有过真正的交流和来往。

她说:“走的人走了,现在必须顾活着的人,好好活下去。”道理很朴素很现实,我无法反驳,但是我需要时间。

然后,她回去了。送她上车时,我塞了一些钱给她,心想:这也许是最后一次给她钱了。她说:“惠明,以后别再给我寄钱了,家里日子过得下去。你自己带着孩子,比妈难多了。”

我的眼泪流了出来……

她又来到了我的身边

婆婆回去后,我请了做全天的保姆——接送小宝、收拾家。我必须要努力赚钱,离婚时,军子承诺小宝的一切花费全部由他负担,可是现在,他不在了。

日子终于忙碌起来。因为忙碌,我渐渐无暇悲伤。

知道婆婆平安到家后,我也没有再给她打过电话,却没想到,她竟然又要来。而我,却找不出更适合的方式拒绝她。

火车早上7点到,我6点爬起来去火车站。可是,等到快8点时,她才从站口出来,背个不大不小的包袱。我把包袱接过来,身体不由得向下一沉。包袱很重,大概是衣服。难道,她打算长住?

一边思忖着一边问:“妈,火车晚点吗?”她摇头,有些不好意思:“不是,是我迷路了,转了好几圈问了好些人才出来。”她竟然背着这么沉的包袱在站里转了近一个小时。

我忽然有些心疼她:“妈,是我不好,我该进去接你。”她仰起头笑:“火车那么长,你知道上哪节车厢接我?没事,下次我就知道了。”然后伸手又要拿回我手里的包袱:“给我吧,你哪拿得动哪!”

“妈!”我推开她的手,执意拎着包袱。六十多岁的她,头发已经半白,皮肤粗糙,满脸皱纹,却很自然地觉得她比我有力气,不觉自己是个老人。在她眼里,我一直是弱势的、需要被照顾和怜惜的。

细心照顾我们的生活

回到家,保姆刚好送小宝去幼儿园,我们在门口碰上了。

之前几天的照顾,孩子已经认得奶奶了,所以看见她,很欢快地叫“奶奶”。婆婆答应着,在衣服上擦擦手,蹲下来抱起小宝,那种亲昵,让我恍然醒悟:纵然军子已经不在,纵然我们已经离婚,她和孩子依然有着浓厚的血缘之亲。

后来,婆婆问我:“雇个保姆,一个月得花多少钱?”

我回答了,她有些吃惊:“那么贵!惠明,你把保姆辞了吧,小宝我带。”

我赶紧解释:“小宝每天要去幼儿园,路不近,要坐几站车,你对城里不熟,保姆不能辞……”

她点点头:“那就过几天辞,过几天,我就知道怎么送小宝了。”语气很坚定,似乎是下了决心要在这里住下来。

婆婆果然开始跟着保姆去送小宝,下午又一起去接。白天让保姆带着她去菜市场,去超市。她很快学会了在超市买东西。

不久后,保姆果然被婆婆辞了。

就这样,婆婆住了下来。小宝索性晚上跟着她睡,因为奶奶会讲新故事。

笑声,让笼罩家中许久的阴霾散了。这种生活,让我渐渐生出依赖,再不去想她什么时候走。

原来她什么都知道

天渐渐凉了,我给婆婆买了些新衣带回家。从厨房喊她出来,让她试,她看也不看,低头择菜:“退了,不要,钱给小宝攒着。”

“妈,真不需要,咱不缺这点儿钱。”我学她的倔强口气。

她抬起头来:“惠明,军子是个混蛋,他对不起你。妈没东西替他补偿,妈不会赚钱,能做的也就这些……”

她忽然住了口,在我震惊无比的目光中——她竟然知道,她如何知道的?

“惠明,妈早就知道了。你大哥跟妈说,军子不想跟你过了,他有了别人。妈离得太远,这些年,跟军子一起待得太少,管不了他了。那天你跟我说他出事了,我又疼又恨,他这是报应,他这是……”

“妈,他不是!”我打断她,“妈,我早不怨他了。我愿意他好好活着。”眼泪簌簌落下。

她也哭了。这是她再次来我们家之后,第一次提起军子。这是军子走后,她第二次在我面前哭。

我们抱在一起,放纵地哭了一场。

像爱妈妈一样爱她

那次的眼泪,好像彻底释放了我心底的悲痛和哀伤,心里也跟着慢慢轻松起来。

婆婆就这样驻扎进了我的生活中,跟着我和小宝,一住就是两年,连她最心爱的庄稼都丢掉了。

有时,我想劝她回去,可是又舍不得,索性装聋作哑。她不说,我就不提。

转眼,小宝上学了。开学那天,我和婆婆一起送小宝去了学校。那天晚上,安置小宝睡下后,她走出来,坐在沙发上,就在我的旁边。

“妈,想看什么节目自己调台。”我把遥控器递给她。

她摇头,若有所思,片刻,说:“惠明,现在小宝上学了,妈想回去了。你再去找个保姆,找到合适的,妈就走。”

“妈,”我有些意外,转头看着她,“怎么忽然想走了?小宝习惯跟着你了。”

“傻孩子,妈不能老住这里,你还年轻,遇见合适的人还是要嫁的。妈相信你会遇见一个比军子好的人,你是个好孩子……”她的目光,倔强而慈爱,我知道,她主意已定。我伏到她的腿上,眼泪打湿了她的衣服。

她走了。在陪了我两年以后,坐着来时的那趟火车离开了。

我开始常常拨打一个曾经放在电话簿里却很少去拨的号码,然后和小宝抢着和她说话,常常一说就是大半个小时。

我爱她。这辈子,会一直爱她,像爱妈妈一样。

(责任编辑:女人网 nrw.cc)